端 阳 情 结
作者: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2-11-06 10:52:00          阅读数:9059

端 阳 情 结

 

 

各种关于端阳节的祝福短信,满街摆放的粽叶,超市里铺天盖地的促销广告,大街上提着节日礼品匆忙行走的人群,无一例外都在提醒着人们,又是一年的端阳节了。

记得小时候,每到端阳节,慈爱善良的母亲早早就忙活着为我们兄妹几人包粽子。在老家一个叫周家涧的地方,那里的泉水很旺,方圆几个村子的人都在那里吃水、洗菜、洗衣服,母亲总喜欢带着我去那里洗粽叶,我会兴奋地邀上邻家的小伙伴,一路上叽叽喳喳嬉闹个不停。去周家涧的路上,有一块很大的空地,空地上长着几棵茂盛的石榴树,石榴树下长着郁郁葱葱的艾蒿,五月是石榴花开得最艳的季节,满树盛开的石榴花,像小姑娘乐得合不拢的嘴,我们几个爱美的小丫头,总是趁人不注意,偷偷摘几朵石榴花别在发梢上,心里那个美呀,别提了!一阵风儿吹过,石榴花的芳香、艾蒿的清香裹着浓浓的麦香,将整个人都陶醉在了火红的五月里。

回到家,母亲忙着包粽子、煮粽子,我们一群贪玩的孩子,早已没了踪影。晚上,在母亲焦急的呼唤声中,才恋恋不舍的回家。回到家中,粽子的香味已慢慢散发出来,我们兄妹几人像小猫一样围着锅台嗅来嗅去,母亲亲切地哄道:“别馋了,粽子要煮一夜,捂透了才好吃。”就这样,在母亲的哄劝声中,极不情愿地睡觉去了。勤劳的母亲在端阳节的当天,总会早早割回一捆还带着露水的艾蒿,插在家里的大门上、窗台上。在艾蒿的清香和母亲亲切的呼唤声中睁开眼睛,热腾腾飘着浓香的粽子早已摆上了桌,“馋虫们”迅速的围拢在桌边,乐滋滋地吃着香甜的粽子,一年的甜蜜都在那一刻得到了最好的诠释。吃完粽子,母亲取出她用五彩线搓的花花绳,绑在我们的手腕上,拿出她自制的香包,戴在我们身上,并在我们的耳孔、鼻孔周围涂抹上雄黄酒。由于闻不惯雄黄酒刺鼻的味道,我总是拒绝涂抹雄黄酒,母亲担心小虫子进入我的耳朵和鼻子,那一刻她不再和风细雨,变得甚至有点“狰狞”,她指挥哥哥姐姐强行把我按住,给我涂抹雄黄酒。抹完雄黄酒,为了安抚泪迹斑斑的我,哥哥姐姐总会一一取下自己的香包,挂在我的脖子上,虽然眼泪还挂在腮边,但一下子拥有了那么多的香包,烦恼早抛到了九霄云外……

父母因病不幸相继去世后,我们兄妹几人也已各自成家立业,我们整天为各自的生活而忙碌、奔波,遇到节假日,也只是打个电话互相问候一声,难得相聚一次。多少年来,我养成了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,每年端阳节前一天,我都要抽时间去香包市场上转转,市场上琳琅满目的香包,并不比母亲当年做的逊色,可遗憾的是,挑来挑去,总是没有十分中意的。有一年端阳节哥哥去南京出差,在夫子庙发现了一个和我属相一样的香包,就买下了。后来,哥哥带着嫂子回来探亲,就给我带回来了。嫂子非常不解:“小妹早已成年,你怎么买了这样一个小孩的玩意给她。”哥哥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你不懂,小妹喜欢。”当哥哥将香包拿出来挂在我脖子上时,我一下子激动的热泪盈眶……蓦然间,我明白了,自从父母不幸早逝后,我就像蚕一样,用茧将自己紧紧包裹,喜欢将自己最鲜亮的一面展示给别人,却忽略了在自己坚强的外壳下,还深藏着一颗渴望父母宠爱,渴望兄弟姐妹怜惜的女儿心。市场上造型各异的香包,我之所以看不上眼,因为那只是冷冰冰的商品,那上面没有我熟悉的气息,没有母亲浓浓的爱意和深深的牵挂,也没有兄弟姐妹的那一片真情呀!

国务院在2008年已经将清明、中秋、端午和除夕这些传统节日确定为法定假日,传统节日像端阳节的粽子、像中秋节的月饼、像除夕的饺子和春联、像春节的红灯笼……是维系中国家庭的一条火红的纽带,是所有中国人对家的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愫,是一种浓浓的化不开的情结

 

来源: 编辑:slswdxlx